健身器材难觅儿童“专属” 居民呼吁高质量游乐设施

发布日期:2019-08-09 03:01   来源:未知   阅读:

  部分地区开始探索创建儿童友好社区;市人大代表呼吁城市公园等公共场所也应融入“儿童友好”理念

  朝阳区某小区,健身器材的尺寸都是适合成年人的,孩子使用很吃力。新京报记者 吴宁 摄

  朝阳区周井大院社区,玩耍的孩子够不到直立健身车的踏板。新京报记者 张璐 摄

  暑假过半,孩子的活动场所从学校转为公共场所,社区的健身区域、体育公园、露天体育场……不过,这些公共区域的健身设施真的适合孩子锻炼吗?新京报记者探访发现,有的社区没有儿童游乐设施,孩子只能在成年人的健身器材上攀爬;有的社区里,中学生找不到单杠练习引体向上。

  记者了解到,为改变这一局面,北京部分地区已经开始探索创建儿童友好社区。如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与海淀区西三旗街道合作,在安居里社区附近进行“儿童友好”改造。

  今年初的北京市人代会上,市人大代表秦红岭建议北京推进并创建儿童友好型城市,同时城市公园、图书馆等公共场所也应融入“儿童友好”理念。据了解,相关部门已就代表建议给出回复,其中市文化旅游局表示将鼓励基层图书馆改善面积不足的少年儿童阅读空间。

  7月23日傍晚,不少居民来到朝阳区周井大院社区健身广场上乘凉锻炼。记者注意到,广场上只有一处秋千适合儿童玩耍,其余的腰背按摩器、弹振压腿器、室外椭圆机、直立健身车等大多按照成年人身形设计,注意事项中标有“未成年人必须在成年人监护下使用!”的红字。

  一个小女孩一会儿在按摩器上攀爬,一会儿踏着椭圆机“疯跑”。由于身高不足一米,她只能握着器械扶手的最下端。另一个孩子被老人抱着坐上了直立健身车,双手扶着扶手,伸腿尽力想够下面的踏板,但还差了一大截儿。“踢不到呀!”孩子嚷了起来。抱孩子的老人直言,“健身广场上要是多点小孩能玩的就好了。”

  家长王女士认为,孩子玩成年人的健身器材存在安全隐患。“孩子身材矮小,一些器材够不着、抓不住容易摔倒、磕碰。另外,很多器材是锻炼肌肉力量的,孩子推不动可能拉伤”。她希望社区健身区域能根据孩子成长发育特点,为孩子设置“专属”的小型健身器材。

  记者联系北京一家健身器材销售公司,工作人员称,目前公司产品中,适合儿童的游乐设施包括儿童滑梯、摇摇马等,适合青年运动的设施包括乒乓球台、羽毛球围网等,但需要较大场地,在老旧小区难以配置。

  市人大代表、北京建筑大学教授秦红岭长期关注儿童友好型城市建设。今年初的北京市人代会上,秦红岭建议北京推进并创建儿童友好型城市,在社区建立就近的儿童运动和游戏场地,公园、公共文化空间也应融入“儿童友好”理念。

  秦红岭告诉记者,她妹妹的儿子上初三,上周还抱怨,小区里有老年人的健身设施,也有儿童的游乐设施,但找不到针对十多岁少年设置的运动设施,希望有个单杠能做引体向上运动,锻炼一下臂力。“社区没有适合少年儿童的运动设施和活动场地,也是造成小胖墩和‘宅男’的部分原因。”

  此外秦红岭提到,北京现有的公园中儿童活动场所通常都依赖儿童器材,普遍存在千篇一律的情况,缺乏自然性、趣味性和益智性。

  “近几年,我们学校不少年轻老师带着孩子去国外访学,回国后他们反映,与发达国家相比,国内城市针对青少年的体育设施和文化基础设施无论在数量上还是人性化程度方面,存在一定差距。”秦红岭举例,海淀区新建一座定位为有童趣的社区公园,有老师发来国外相关公园对比照片,感觉设计单调,体现不出童趣。

  在朝阳区石韵浩庭小区,每天上午9点、傍晚6点,都有不少老人带着孩子到小区“儿童乐园”,玩滑梯和跷跷板。“2006年搬来的时候就有了,孩子下楼就能玩,挺方便的。”居民张先生说,虽只有三个游乐设施,但家长很满意乐园的软性地面材料,安全性比较高,小孩摔倒了也不会受伤。

  目前,一些新建小区已经规划或正在引入儿童游乐设施,对于儿童游乐设施的种类和质量,家长有更高的期待。

  家住朝阳区的史女士说,前不久,小区物业在小区中心广场一隅安装了两个儿童投币摇摇车,在业主群里引起很大争议。有居民认为,摇摇车的卡通形象有点丑,和小区自然清新的环境不相符。家住低层的居民则反映,夏天大家都开着窗子,摇摇车大声播放音乐很扰民。“还有些居民认为,小区应该引入免费、益智、质量高的儿童游乐设施,而不是通过这类设施赚钱。在居民的强烈要求下,物业将摇摇车拆除。”

  怎么让城市空间对儿童更加友好?目前北京部分地区已经开始探索。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与海淀区西三旗街道合作,在安居里社区附近进行“儿童友好”改造。

  规划师李金晨去年提出在街区更新中实践“儿童友好社区”,选择安居里社区附近一条儿童上下学的必经之路,营造游戏和社交空间。“在我们的构想中,这条路是为孩子带来艺术熏陶的街巷,不仅设置滑梯等游戏设施,还将通过墙绘、儿童作品展示等形式,吸引孩子放学后在此停留。”

  在国际《儿童权利公约》中,儿童指18岁以下的人,李金晨团队研究和服务的对象更多是14岁以下的儿童。“达到儿童友好,首先要让儿童参与进来。”设计团队做了几场活动,通过投票游戏和问答,了解孩子的真实需求。“我们发现,不同年龄段的孩子对于场景的感受和设施的依赖性有所不同。”为此,设计师细分孩子年龄段,计划按照0-3岁、4-6岁、7-9岁、10-11岁、12-14岁等不同阶段儿童的身高和特征,提供相应的空间和游戏,同时也设计了让孩子们共融、有交集的空间。

  他认为,北京的口袋公园、街边绿地等都可以嵌入儿童友好空间。他强调,“儿童友好”一定要坚持“公益性”,否则就和室